【R3208】[MAD VERMILLION] メゾン・de・パーヴ 101 二宮航 vol.1 【ニューハーフに骨抜きにされた男が先行きを案じリハビリ相手に選んだ女が男の娘だった。というお話…】

快过年了,一酱比较忙,所以这期就随便找个动画介绍下了。

之前一酱介绍过一个男同(男の娘)的游戏,评论区不少绅士表示很喜欢,一酱充分了解大家的喜好后,于是决定再找个类似题材的动画介绍一下,嗯。

剧情大概讲的是,“女主”误以为男主是个直男,想勾引他测试反应,结果没想到男主是一人妖控,本想借着“女主”把自己掰直,结果没想到“女主”竟然正合自己口♂味,于是两个人开启了大♂战。

(动画质量比较一般,建模比较诡异,不要太期待成品,对“恐怖谷效应”敏感的绅士建议谨慎购买……。)

(难怪绅士们都喊“啪小8”,原来都是男娘控啊!!)



19岁的专业学生二宫航在SNS上作为伪娘活动。伪娘时的名字叫航希。
偶尔,为了让世人看到穿着女装的自己的样子,探索其反应,在自家周边散步。
因为质量很高,所以散步途中经常被搭讪。
因为了解邀请她的男人们基本是海王,所以对搭讪行为本身感到很厌烦。
那天也轻轻地避开搭讪的对方,继续散步的航。
每次因为条件反射而拒绝搭讪的时候都会想到。

如果被邀请就跟着去,知道是伪娘的时候对方会有什么反应呢…
因为欺骗而生气吗…
或者…
作为航也有“兴趣”。
一边想着那样的事一边在广场散步道上散步的航。
不久,航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人坐在长椅上沉思的男人。

男子被两名人妖笠原泉和七濑遥迷住。
他患有一种严重的病症,如果一段时间没有与人妖接触,他的手就会颤抖。
男人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想知道一个人在长椅上烦恼着只爱人妖就好了吗。

这时,航萌生了一个主意。。
决定拿那个坐在长椅上,相貌相当英俊但不懂风情的男人做测试,测试他对自己的“兴趣”。
策略是随意接近男人并邀请他。
立即付诸实践,但那人却没有任何反应。
对那样的男人焦急的同时感到愤怒的航。
然后由于着急的原因,几乎用直球邀请了男人去情人旅馆。
航马上对自己的言行后悔了。
被邀请的男人虽然很困惑,但抓住了摆脱对人妖依赖的机会,欣然答应了航的邀请,打算去情人旅馆。
激烈地踌躇,不过,绝对跟随着男人的航。

进入情人旅馆个别洗完澡后,航向男人告白自己是伪娘并道歉。
惊愕的男人。
但是,除了航的品质之高和有无胸部之外,基本上和人妖没有什么区别吧?积极地抓住欲望的男人。
人妖控混血儿,无法忍受地逼近航。
虽然对预想之外的男人的行动感到焦虑和困惑,但也许是因为平时的“兴趣”吧,这是一次决定把自己交给男人行动的航。


サークル名: MAD VERMILLION
販売日: 2023年12月24日
更新情報: 2023年12月26日
更新情報
シリーズ名: メゾ・de・パーヴ
声優: 久保すずめ
年齢指定: 18禁
作品形式: 動画、音声あり、音楽あり
ファイル形式: MP4
ジャンル: 汁/液大量 シリーズもの 3D作品 男の娘 日常/生活 ゲイ/男同士 放尿/おしっこ アナル
ファイル容量: 2.02GB
再生時間:26分
CAST:久保すずめ



每期小剧场(日常篇):
我:小猫咪,蹦蹦跳跳~~小猫咪,蹦蹦跳跳~~
我哥的基友:真羡慕你妹,像一只无忧无虑的小动物一样。
我哥:你想多了,我打赌下一秒她就会哭!!
我哥的基友:不,不会吧??
然后我哥抓住了我。
我哥:快去给你的猫换猫砂!!
我:呜咿咿咿咿~~(哭着走开了)
我哥的基友:你作弊喂!!
我哥:这就叫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你不是小动物,又怎么能知道小动物就是无忧无虑没有烦恼的呢?
我哥的基友:有,有道理!!


【DLsite】
传送门

—本文为动画介绍和推荐,不提供下载,点击上方链接支持正版—

仅用于校验压缩包是否受损的文件一致性验证信息(非磁链):
MD5:AD67EDEB4ED9F8D4853844BB18702F09

所以这里不属于“本文”的范畴啦,恭喜你找到了下载链接~
如果你喜欢,请务必支持正版哦!!

【MEGA】
传送门

【百某】(过期不补)
传送门

【微某】(过期不补)
传送门 

发布者

小一酱

小八酱的妹妹,天天都在脑洞,导致脑洞多到用不完(°∀°)ノ,主要是来御所写文发泄自己的脑洞的,偶然辅助八酱做翻译,由于是性冷淡所以对自己文章介绍的游戏动画兴趣不大,大多只是为了写文捎带着随便找的作品(写作给大家看才是核心目的),偶然可能会遇到自己感兴趣的纯爱作品。

《【R3208】[MAD VERMILLION] メゾン・de・パーヴ 101 二宮航 vol.1 【ニューハーフに骨抜きにされた男が先行きを案じリハビリ相手に選んだ女が男の娘だった。というお話…】》上有6条评论

  1. 你这一辈子就是被男娘害了,没法跟正经兄弟处事,跟兄弟的吃饭的时候,总是在想,他要是个男娘就好了,会在桌子下脱了鞋拿脚怼你裤裆的那种倡年,送他的回家的时候,总是在想,他要是个会问我要不要上楼去她家喝几口酒的男娘就好了,坐在他的家里的沙发上的时候,他说进房间换个衣服,你的心怦怦跳,总是在想,他要是出来的时候穿个很透明很短的吊带裙怎么办?他要是靠过来往你身上蹭怎么办?然后兄弟的穿着小恐龙连体睡衣素颜出来了,戴着黑框大眼镜,问你吃不吃鸡,你脱下了裤子,他沉默了一会说我说的是游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